「冰棺的圣女」间章 ~次元的狭间~

「那么,发生了什么呢?」少年向他的倾听者问道。

「应该说『将会发生什么呢?』才对吧?」少女向他的询问着反驳。

「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

少年和少女就这样飘在空中悠闲的重复着问与反问,没有结论。

两人所处的空间非常广阔,仿佛无边无际。周围遍布着大大小小的星星,小的汇聚成星河,大的则作为星球漂浮于周围。远的看上去遥不可及,近的则感觉伸手就能抓到。

「你们俩就不能偶尔统一一次意见吗?每次你们一开口我就脑袋疼,要知道哪里发生什么了,你们派个人去看看不就好了吗?」第三人愤怒的向两人怒吼,他已经站在旁边很久了。他长着一张猴子脸,又高又壮,红色的头发和表情都能让人觉得他定是一个易怒的人。和飘在半空中的少年少女不同,尽管没有大地,但他却能稳稳的站在一片空气上,好像他正踩着什么透明的东西。

「讨论才到一半呢,你别插嘴!臭猴子!」

「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呢!」

你们两个小鬼……就只能在骂前辈上意见一致吗?」猴子模样的人怒视着向他做鬼脸的少年少女,「够了,我不想在这讨论这种没结果的事情。」气冲冲的男人转身似乎想要直接离去。

「行了,悟空,你就别让我也费力气了。」制止他的声音来自于这里的第四个人,她是一位身着华美的女性,而她手中奇妙的巨大书本证明着她的身份——她是『故事』的讲述者。

「坦白说,这个任务我希望你去完成,悟空。」

……你让我去做一个最简单的观测任务?」

「是的,我已经和阿德尔伯特提过了,他同意了。」

「我能随便打人吗?」

「观测任务的核心就是不打任何人。」

「我不干,我这人要是一直闲看着,身体就会生锈的。再说这种任务不都是交给新人去做的吗?」悟空一边说一边向少年少女的方向瞄去,「我们总还有没事闲着的新人吧?」

「他们俩不行,悟空。这次我有种不详的感觉,所以真要是发生点什么,我需要一个有能力的人帮我迅速摆平。」

「真的假的?你确定会有大动静发生?」

「我应该说过很多次我具有怎样的能力吧?」

「我也就随便一听,大概还记得一半吧?」

「你对三藏法师的话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吗?」

嘿,别开玩笑了,那家伙那么啰嗦,说的话多了去了,怎可能记得住?我能记得你一半的话就不错了,让我想想……你是具有能知晓未来的能力对吧?」

「正确的说,是知晓未来和过去的可能性。我的魔导书『一千零一夜』能够自动书写未来。」

「然后呢?上面都写了什么?」

「问题就在这里,一千零一夜只能书写近期的未来,看不到太过遥远的可能性。而在那些看不到的地方,正是这个世界命运的分歧点。」

「哼,那也没什么用嘛。总之,我就去看着那些想要改变未来的白痴就行喽?」

「是的,拜托了。」

估计又是白跑一趟,我可不觉得有谁能改变未来……哼,来吧,要走了!筋斗云!」随着悟空的大喊,从虚空中迅速飞来一朵云状物,稳稳的停在了悟空的脚边。而在悟空跳上去后,又以相同的速度消失在了次元的狭间。

 

没那么简单啊……悟空,你要小心。」故事讲述者对着悟空离去的方向喃喃自语道。然后她转过身看向无聊的双胞胎们,「好了,你们俩,我们该继续了。」

「快点快点,我们几乎一直都在等!」

「不不,我们就是一直再等。」

「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

谢赫拉莎德轻轻的将「一千零一夜」翻开,翻到最新的一页,开始讲述那些记载上去的故事。

 

「在关键时刻,拉亚奈因看到了幻想之月而找回了自己的名字,成为了奈亚拉托提普。击败了水曜魔导师墨丘利后,一行人救回了露米娅,她的力量足够把雷比斯的王器『·地球』再生。另一方面,辉夜和菲丝星歌遇到了御影清十郎和他的女儿们,在一番试探后,双方都选择了退让,相安无事。」

「然而,在这之后,巨大的超魔导国家阿尔特亚从空中降临。菲丝星歌意识到这将是一股巨大的威胁,为了对抗他,唯有整合过去的六贤者一同对抗。在上一次大战中,封印有六贤者的真魔石被分散到世界各地,只能通过感受魔力才能察觉它们究竟在何处,因此一般人排不上用场。为了抓紧时间复活全部的六贤者,菲丝星歌决定和辉夜兵分两路。」

「在这之后,辉夜很顺利的找到了封印着古雷斯巴雷斯塔的真暗魔石。然而,当菲丝星歌顺着魔力找到真水魔石的时候,却发现真魔石已经不知被谁取走了。虽然菲丝星歌被清十郎耽搁了些许时间,但想要比菲丝星歌更早一步行动,没有相当程度的魔力和智慧是没办法达成的。」

「真有这样的人吗?」

「当然会有几个的!」

「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

米利安一行人在返回光耀宫殿的路上,被另一位七曜魔导师——火曜魔导师马尔斯伏击。战斗过后就陷入沉睡的奈亚拉托提普不能参与战斗,有伤在身的零只能带着米利安和夏洛特迎击。马尔斯决定从最弱的夏洛特下手,准备将其一击必杀,却不料,突然出现了一位神秘的白银骑士挡住了马尔斯的致命一击,白银骑士自称葛洛莉亚斯。慌了阵脚的马尔斯被米利安的神秘力量围困,最终被零所击败。」

「后来的旅程中,再也没有什么意外发生,他们顺利的回到了光耀宫殿。可连米利安本人都没有意识到,那神秘力量究竟是什么,更不可能知道这神秘力量就来自于他所带着那块魔石中。」

「顺利回去了吗?」

「是已经回去了哦。」

「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结束吧。」

————」

谢赫拉莎德将一千零一夜合起并这样告诉两人,尽管如此,小孩子永远不会就这么满足,吵着跟在谢赫拉莎德身后要听接下来的故事。

然而故事讲述者的思绪却已经不在这里,她看着书本后空空如也的白纸,叹了一声气,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是诞生?还是毁灭?此时的她一头雾水,无从知晓。

「真是个无论过去还是未来,都不让人省心的一千年呢。」

 

间章 ~次元的狭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