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棺的圣女」第5章 ~菲丝星歌的预感~

「那个力量……和毁了我家乡的力量一样……和雷比斯……相同的力量。」

我一般在心中反复会想着这句话,一边和其他人沿着大道朝着北部的山区走去。零、辉夜、米利安、夏洛特、拉亚奈、还有我,我们6个人正处于营救露米娅的旅途中,气温随着北下而逐渐降低。我不常去北部的山区,对那里的唯一印象就是经常有古怪的传闻从那里传来,例如目击了原本不属于那里的居民或是怪异的金属人。但此刻我的心思并不在那里。

夏洛特原本的世界被毁灭了,米利安意外展示出了跟那个「毁灭者」相同的力量。也在这个时候,露米娅失踪。而引发米利安奇特力量的魔石,正好是露米娅送过来的。很难想象这一系列事情不存在某种联系。我预感有某些更大更严重的麻烦,正在不远的未来等着这个世界。我们不能对此毫无防备。

我快步走到了零的身后,拉了拉的她的袖子。零疑惑的停下了脚步。

「零,我有事情跟你说。」

「什么事情?」

「我想暂时离队,带着辉夜去做一些其他事情。」

听到我的话后,零挑了一下眉毛。

「原因呢?」

零正言历色的问道,她的表情让我感到心虚。我知道,如果我不能给出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说服她的话,她肯定不会同意我的这个提议。

她从一千年前就这样,做事一板一眼。

我清了清喉咙,尽量让自己的话显得有分量。

「我有预感,这个世界将会经历一场重大的变故,把所有的人力都放在营救露米娅的事情上不是最好的选择,我想你们四个人应该足够了。我们需要唤醒其他六贤者,至少在危机到来之前有时间让辉夜见上他们一面。」

「为什么是我?我都不认识他们。」

一直在旁边偷听的辉夜终于忍不住插嘴了,疑惑的目光在我和零之间来回飘动。但我们都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

辉夜说的并不是事实,但也不是说辉夜说谎了。她之前见过其他的六贤者,和他们并肩作战。但辉夜却不是用现在的这个躯体和记忆经历的这些事情。简单点说,那些过往属于她的「前世」。如果事态真的发展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在那时一定会需要辉夜原本的力量来帮助我们。我想与其他六贤者的接触,有可能成为帮助辉夜取回曾经的记忆和力量的关键。

「唔……你说的有道理。但是……」

零忧心重重的看了看走在路前面的三个年轻人,米利安、夏洛特和拉亚奈。尤其是拉亚奈,零无时无刻都在防备着她。但是我认为拉亚奈值得信任,虽然这没有什么根据,只是我的直觉而已。

我拍了拍零的肩膀,安慰她说:

「放心啦,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的。如果真的碰到危险,你就给我发个信号,我一定会立刻赶来救你的。我保证。」

零不耐烦的把我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打掉,叹了一口气。

「你从来没有遵守过你的诺言,菲丝。」

「这次肯定会守约的。不骗你啦!」

我学着拉亚奈的语气说话,结果被零给瞪了。

「那么,我就先带着辉夜离开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就在光耀宫殿汇合。」

我叫了一脸迷茫的辉夜一声,示意她跟上来。零沉默的向我们告别。于是我离开了原本的六人小队,沿着一条尘土飞扬的小路朝着西方的黑暗森林走去。

「你确定……他们能安全的找到露米娅吗?我有点担心夏洛特。」

辉夜皱着眉头,看着人影越来越远的其他人。

「我们应该信任大家。夏洛特有零跟着,肯定不会出事的。我相信零会确保让整个旅途安全平稳到让人索然无味。」

我开玩笑道。

「唔……好的吧。」辉夜闷闷的说,看起来仍然对她从另一个世界认识的新朋友放心不下。

「别瞎操心啦,辉夜。你反而应该更担心你自己哦。我们的这边的任务可以比营救露米娅危险的多。而且我可不像零一样能保护你的安全哦,你还是小心为妙。」

……什么啦!」

辉夜吓的睁大了眼睛,看到她的样子让我咯咯的笑出声来。


  穿过黑暗森林,就是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等我们来到黑暗森林的时候,已经傍晚。


辉夜应该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她不安的四处张望。肆意生长的茂盛树木将绝大多数的光亮都挡在了树冠之外,让森林里昏暗不堪。仿佛有实体一样的浓雾常年的不散,萦绕在我们的四周。脚下的泥土混着腐烂的树叶,在湿气的影响下变得软嗒嗒的,踩上去让人觉得十分不舒服。路边到处都能见到巨大的白色蘑菇,不加节制的索取泥土中的养分。

自从走到这个森林里之后,我和辉夜就没再说过话。她紧张的抓着我的衣角,沉默的跟在我的后面。

「有人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跟着我们。」

我突然小声的对辉夜说道。

「唉?在哪里?」

辉夜慌张的环顾四周,但是只能看到长的盘根错节的树木像是怪物一样在夜幕下张牙舞爪。

「你找不到他的,他把自己的身形用魔法隐藏了起来,是风告诉我他的存在的。」我停下了脚步,双臂左右张开平举在半空中。

「圣风烈波!」

我大声的咏唱法术,淡绿色的脉冲以我站的位置为中心迅速的向四周扩散,覆盖到周围的每一个角落。在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脉冲避开了某个空间,绿色的光芒在浓雾之中勾勒出了几道人影。

「你的魔法可藏不住你,不洁的造物。」

我和辉夜一起看向了那个方向,跟踪者既然已暴露行踪,就不再隐藏自己。他解除了魔法,一个男人出现在了雾气之中。他皮肤完全不具血色,头发灰白,深邃的眼睛深处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我无法估算这个男人的年龄,虽然外貌看上去并不年老,但是气质上却让人觉得他似乎已经存活了很长久的岁月。

一个吸血鬼,我立刻想到。

他对于自己被发现行踪的事情并不感到慌张,嘴角扬起淡淡的微笑。

「居然能发现我,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

「视觉上的隐藏并不能抹消你的存在,在风中你无所遁形。你是什么人?」

「在下名为御影清十郎。」吸血鬼得体的行了个礼,说出自己的名字,看上去就像是迎接访客的贵族一样落落大方。

「我没听说过这个名字。这片土地上曾存在过的吸血鬼早已经被封印了,所以我能假设你并不属于这个次元吗?」

「合理的推断。」

吸血鬼御影清十郎仿佛很开心一样眯起了眼睛。

「但我猜,眼下相比这个问题,你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朋友还是敌人’。」

「这种事情还用问吗!很显然你是敌人!」

辉夜轻率的对着御影大喊大叫,我把她拉到了我的身后,示意她安静。

「我们需要的是情报,而不是战斗。不要总是把气氛搞的剑拔弩张,事情总会有多种解决办法。」我安抚辉夜的情绪,然后再次面向吸血鬼御影。

「我不认为你会是同伴,但我也不认为你是为了争斗才来到这里。你只是在……等待,等待着某个信号或是预兆?」

「真是可怕的洞察力。我已经上百年没见过如此敏锐之人了。」

「哦?我还以为我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呢。御影,你来这个世界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我告诉你,你会怎么做?」

「那要取决于你的回答是什么了。」

看着御影从未改变过的自信的表情,我不甘示弱的讥笑道。

虽然我不希望发生战斗,但是如果这个御影清十郎所持有的情报对这个世界十分重要的话,我不会拒绝使用一些强硬的手段。

不过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声音从御影清十郎的身后飘了过来。

「这种无聊的对话还要进行多久呀。」

一个比辉夜还要矮的小女孩,从御影清十郎的影子之中走了出来。在这之前,我完全没注意到有人藏在御影的身后。

「我可以现在就去杀了他们吗,父亲大人?」

有着和御影清十郎一样苍白皮肤的小姑娘,一脸傲慢的说。如果是那个大号的吸血鬼也就算了,这个小不点说出这种话也真是有些瞧不起人。

「虽然这么做有点粗鲁,但是莎罗你也有一阵子没怎么找乐子了吧。」

他用手抚摸着小姑娘的头发,向我问道:

「您介意陪我的女儿玩耍一会吗?妖精小姐。」

「只要你不介意我以大欺小。」

御影清十郎姑且不论,我不认为我会输给那种小姑娘。

听到我的回答后,御影清十郎微笑着向我致意,然后退到了自己的女儿身后。

「去吧,莎罗。」

「谢谢你,父亲大人!」

被叫做莎罗的小女孩开心的笑了起来,她抬起自己的双臂,和服优雅的下摆在风中摇晃。

「我可能有点贫血了,你能借给我一点吗?」

那个自不量力的小姑娘露出的残暴的微笑,然后一口咬破了自己的拇指,嘴里的獠牙格外显眼。血液从莎罗的拇指滴落在地面上,并溶解在雾气中,将其染成了淡淡的红色。随后,某种长着尖角的人形怪物,在血雾中隐隐的显出身形。

「召唤魔法吗。」我暗想。

「恶鬼,杀了他们。」

莎罗毫不掩盖自己愉悦的心情。听到了莎罗命令的怪物,发出了宛如哭嚎一般的吼叫声。

怪物驱使着自己笨重的脚步,朝着我和辉夜的方向走来。血雾萦绕在它们的周围,让森林表现出一种噩梦般的朦胧感。

「呜哇!那是什么鬼东西,长得真渗人!」

辉夜发出了惊叫声,向后退了一步。

「我还觉得它们长的挺帅气的呢。一定是因为你年纪太小没办法接受这种审美。」

我扭过头看了看辉夜,突然想要测试一下辉夜的战斗技能。不知道去了一趟其他次元的她有没有成长一些。刚刚召唤出的怪物还没办法很顺畅的行动,我想时间应该足够了。

「我说,辉夜。」我抱着胳膊,用一副轻松的姿态站着:「我很久没有跟人战斗了,我需要你来帮我回忆起一些战斗技巧。」

辉夜露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她完全没想到我会把决策权推到她身上。

我盯着怪物和莎罗的一举一动,向辉夜询问。

「面对召唤出恶鬼的吸血鬼,该怎么应对呢?」

「逃跑!」辉夜立刻回答。

哈?我顿时哑口无言!

「不许逃!到底是谁教你的啊!」

我大声呵斥辉夜,已经准备跑路的辉夜不得已重新面对敌人。

「那么……直接去攻击恶鬼,把它们干掉?」

「你认为你的魔法能有效的杀死它们吗?那些恶鬼可是有三米多高的巨人呀。」

如果是零的话,或许轻易就能干掉这种怪物。但是对于我或是辉夜来说,并没有十分有效应对它们的手段。

恶鬼开始习惯了刚降临于这个世界的躯体,向前踏出的步伐逐渐有力起来。它们举起手中的狼牙棒,嚎叫着冲向我们。

面对逐渐靠近的敌人,辉夜显得十分慌张。我能看出来她在努力克制住用魔法乱扫一气或是扭头逃跑的冲动。

「辉夜,冷静下来。如果心思慌乱了就什么都做不成了。不要被恐惧感支配,认真观察,冷静思考。」

我摸着辉夜的头,试图让她冷静下来。

恶鬼逐渐靠近,已经能感受到它们脚踏在地面上的震动。在恶鬼走过的路上,血雾的轨迹从恶鬼身后一直拖拽到莎罗所在的位置,将这边区域染成了梦幻的血红色。数只怪物一起发出威慑的吼叫声,在宁静森林中震耳欲聋。

在这其中,混入了一个微小的声音。

「雾……」

辉夜直到刚刚才意识到什么事。

「是雾对吗?想办法吹散那些雾!」

听到辉夜的答案,我露出了微笑。

「正确!」我开心的说着,并迅速的抬起了手臂,食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圈。

瞬间,螺旋的风流奔涌而出,撕裂了恶鬼与莎罗之间的连接,原本凶恶的怪物也如同雾气一般即刻消散。莎罗用胳膊护照挡住了脸,衣袖、和服的下摆和她柔顺的长发在狂风中不停舞动。等到风声停止的时候,四周的血雾已经完全被吹散了。

「召唤生物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因此很多魔法师会使用某种媒介来简化这个过程。像是格林殿下就是他的童话书,而对于这个女孩来说就是那怪异的血雾。」

「因此只要把那些雾气切断,」我清脆的打了个响指,「一切飞灰湮灭。」

我故意将讲给辉夜听的这些话说的很大声,想要去激怒那只幼小的吸血鬼。

「虽然吸血鬼的寿命很长,长到连妖精都望尘莫及。但是在法术方面,你还只是一个小毛头而已。」

我看着莎罗逐渐愤怒的面容,嘲笑的说。

莎罗彻底被我激怒,原本的自满已经不复存在,现在她的表情就如同她召唤出的恶鬼一样可怕。

「我要看看等你死了还能不能做出这种无礼的表情!」

恼羞成怒的吸血鬼不顾形象的露出獠牙,将魔力凝聚成淡粉色的利爪。我不慌不忙的进行反向咏唱,在我的干扰下,莎罗的法术还没有成型就已被打散。

见到法术无法生效,莎罗干脆俯下身子,准备朝我冲过来。但是却被另一个人阻止住了。

不知何时出现在莎罗身边的另一个女孩一把抓住了莎罗的胳膊,阻止了莎罗接下来的行动。她的发色要比莎罗深,有着和莎罗一样鲜红的眼睛。

「到此为止吧,莎罗。」

「放开我,凛花姐!我要杀了那个女人!」

莎罗不断的挣扎,想要脱离她姐姐的束缚。但是明显,她的力量不如御影清十郎的另一个女儿强大。

「你打不过她的,放弃吧。」

被叫做凛花的吸血鬼冷静的说。

「但是……」

幼小的吸血鬼虽然很不悦,但最终还是听从了姐姐的指示,回到了父亲清十郎的身边。看起来莎罗似乎是家里最小的孩子,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想起了零。零也是六贤者中年纪最小的,但是没有任何人会去质疑她的实力。

我看着御影清十郎大一点的女儿,问道:

「那么,接下来就轮到你了吗?」

凛花摇了摇头。

「就算是我也没办法赢过你,所以我拒绝。」

她说完后,就干脆的站到了父亲的身后。

既然如此的话……

「辉夜,该你上场了。」

「唉?」

「既然对方已经攻过来我一次了,我们也要还击才够公平。我说的没错吧,御影清十郎。」

我看着御影清十郎的眼睛,他没有说话,只是露出一抹微笑,看来是默认了。

我和他心里都明白,我们并没有真正的想在这里击败对方,只是想试探对手的实力而已。当然我想试探的不单单只有吸血鬼,还有辉夜。

「试着去进攻他们吧,用你最拿手的法术。」

我走到了辉夜的后方,把战斗舞台留给了她。

「哇哈哈,那我就不客气了!你们可要看好了哦!」

辉夜拿起那个原本属于零的法杖,将它高高的举过头顶指向天空。

「出现吧,幻想之月!」

一道耀眼的光芒从辉夜法杖的阶段射向天空,在空中浓缩成了一个发光的球体。球体越涨越大,最终成为一个明亮的月亮悬挂在夜空之上。巨大的球体发出苍白的光,将黑暗森林中的阴沉暗影尽数驱散。

如同莎罗的血雾一样,辉夜施放法术的媒介就是这虚幻之月,看起来要比雾气更难驱散掉。至少在这一点上,辉夜赢过小吸血鬼了。我不禁有点得意。

召唤出月亮之后,辉夜一边咏唱咒文,一边像跳舞一样华丽而毫无意义的挥舞着法杖。2秒后,辉夜以一个夸张的姿势站定,喊出了同样毫无意义的招式名。

「接招!新技·究极月光!」

周围的光线突然变亮,数十道带有魔法的光芒像是雨水一般从虚幻的月亮之上倾泻而下。吸血鬼御影平静的表情在一瞬间被打破,他立刻严肃的说:

「莎罗、凛花,快躲到我的影子里。」

御影清十郎的两个女儿立刻跑到了他身后的影子上,并逐渐融入其中消失不见。在确保了女儿的安全后,御影从衣袖的暗影中抽出一把长剑,用它去抵挡坠落于地的月光。

饱含强大魔力的月光在地面上的时候并没有将地面破坏,只是像液体一样渗透其中。但是那些没有被吸血鬼挡下的光芒则是凶猛的贯穿了他的身体。

在攻击结束之后,辉夜的魔法已经在御影身上留下了十几道伤口,但是那些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最终消失不见。他的两个女儿此时也从影子的保护着下现身,凛花脸上挂着担忧,莎罗则是愤怒。

「居然躲到影子里,你这是在作弊!」

看到攻击没有奏效的辉夜生气的大喊,握紧法杖准备发起下一波攻势。

「竟然敢伤害父亲大人,不可原谅!」

莎罗用凶狠的表情回应了辉夜,两人之间一触即发。

不过这种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

「我想,现在我们已经足够了解对方的实力了,吸血鬼。」

我微笑着,对吸血鬼说道。

「你说的没错,妖精。」

吸血鬼同样对我回以礼貌的笑容,手中的剑化作黑色的武器消失不见。

至少,我们对某事已经达成了共识,「现在并不是与对方产生冲突的最好时机」。能避免在这里发生争斗是最好不过的结果,毕竟我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我拍了拍辉夜的肩膀让她放松下来。

「辉夜,我们走吧。最好能在天亮之前抵达我们的目的地。」

「唉?什么?」

一时没有完全理解情况的辉夜发出了蠢蠢的声音。

「莎罗、凛花,我们也该离开了。」

「唉?什么?」

谈话声从吸血鬼父女那边传来,莎罗就像是辉夜的回声一样说出了跟她同样的话。

不禁让我觉得好笑。我对这个吸血鬼没有太强大的敌意,或许就是因为我们都有孩子跟在身边吧。

「我想很快就会在见面的。」

两位年轻的吸血鬼重新隐藏在了父亲的影子中。御影也在留下这句话后消失不见。



看着御影清十郎突然的退场,辉夜一脸的莫名其妙。

「刚刚到底算是……发生什么事了?」

「哈哈,我也弄不清楚呢。」我开心的笑了起来,「不过至少那个人不是敌人,至少目前来说不是我们的敌人。」

「唔……为什么呢?」

辉夜问道,幽幽的月光把她的脸庞照的格外可爱。

「如果他把我们当做敌人,在我们还没有发现他的时候就应该发起攻击了。像刚刚那样的问候和互相试探,都是没必要的事情。」

「好像是这样没错……」辉夜喃喃自语,还在回想着这场不可思议的邂逅。

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语重心长的对着辉夜说:

「辉夜,从现在开始,事情只会变得越来越糟糕。」

「唔?刚刚的事情不算是糟糕吗?」

「御影清十郎确实是一个很麻烦的人物,但是他仅仅是一段前奏。真正的灾难还没有开始。」

辉夜耷拉着肩膀,没精打采。

「只是碰到吸血鬼我已经够累了,我可不想再碰到什么更麻烦的事情了。」

我刚想回应辉夜的话,事情就像是故意要给辉夜泼冷水一样突然而至。一阵让人难以形容的巨响居然从天空之中传来,森林中受惊的鸟类全部被吓得飞了起来。那声音像是来自深渊的吼叫,沉重的压迫着我们的心脏。巨响久久不停息,穿梭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我向天空望去,辉夜召唤出的月亮在某种立场的影响下开始扭曲。下一刻,一道漆黑的裂缝在天空之中出现,将周围的空气吸入其中。我们看到几十、甚至几百艘超现实的船从裂缝中驶出,每一艘船都大到能容纳一个小型城市。


噪声随着裂缝的关闭而消失,假装自己从未来到过这个世界。但是那几百艘船突然降临到这个世界的飞船却实实在在的漂浮在空中,这光景让人毛骨悚然。

「那……那到底是什么?」

辉夜的身体在无形的重压之下发抖。

「我……不知道」

我无法回答辉夜的问题,眼前的景象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理解和预期。我只能喃喃的说道:

 

「我猜这就是灾难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