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棺的圣女」第3章 ~米利安的鼓动~

「零、还有菲丝星歌,感谢你们能这么快就赶过来。」

「虽然路上发生了一点意外,但是幸好没有耽误太多时间——关于这件事之后再说吧。格林殿下,匆忙叫我们来此是发生了什么麻烦事吗?」

 

我躲在走廊里,偷听从门另一边传来的谈话声。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很清晰。声音的主人是我的父亲,还有我的老师零。我没有听到菲丝星歌的声音,但是从他们的谈话内容中可以得知她也在场。不知道父亲因为什么事情要把这两位六贤者同时叫过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聚精会神的进行着这种不合礼节的举动。

「那我就直入主题了……」父亲的声音有些沉重,似乎他要说的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事情。「简单来说,我们跟露米娅失去联系了。」

露米娅姑姑?

没想到居然跟自己如此亲近的人有关的事情。虽然我还没有了解到事情的细节,但是突然溢出的不安感让我的心脏停跳了半拍。

「失去联系是指?」

「在过去这段时间里,露米娅在爱丽丝的请求下试图寻找能复原她原本世界的方法。虽然我们认为只要借助露米娅天生的复原之力就能完成这件事,但是以现在露米娅的力量很难完成复原世界这种规模的事情。她为了突破自己的力量极限,在世界各地冒险,寻找古代文明的知识,探索上古遗迹。当然,为了能让我了解到她的行踪和状况,她会定期发来联络。」

……但是定期联络突然中断了。」

露米娅姑姑既是光耀宫殿国王格林的妹妹,也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冒险家之一。从我记事起,她就常常因为某些事情在世界各地奔走。我难以想象到底是怎样的危险能让露米娅姑姑陷入困境……我试图将各种不好的联想驱出脑海。

「那么,您知道露米娅大人是在哪里失去联络的吗?」我听到了零冷冷的声音。我的老师平时很温柔,但若是以这种仿佛失去感情一样的声音说话时,就是她认真起来的标志。

老师总是那么帅,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得倒她。

我没有听到父亲的回答,但是听到了一阵沙沙声。我想父亲应该是拿出了地图一类的东西吧。虽然看不到,但是我能想象出父亲用手指地图的动作。

「上次发来联络时,露米娅提到她在那附近找到了一块怪异的魔石,并且发现了一队牧羊人独自生活在那里。那个区域至少数百年都没有人居住了,所以她想调查一下。虽然现在不确定,但是我认为她仍在这个区域。」

「我了解情况了,我会立即去组织搜索队。菲丝,你有什么想法吗?」

「唔……怪异的魔石吗?」

「你知道些什么吗?」零问。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菲丝星歌有点支支吾吾,这跟我印象中的她不一样。菲丝星歌就像零的另一面,开朗、果断、而且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没猜错的话?」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辉夜就要来了。」

「这种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啊!」零老师有点生气的提高了语调。

我笑了起来。零老师虽然平时看上去很严格谨慎,但是总是在菲丝星歌的面前露出不够冷静的一面。让人捉摸不透的菲丝星歌虽然看上去总是把场面弄的一团糟,但是在这之下却隐藏着确实的智慧。我想父亲和老师就是因为了解这一点,才会对她如此信任。

我有的时候会想,菲丝星歌故意让场面朝着不着调的方向发展,说不定是为了让零老师放松起来。她总是把自己绷的太紧了。

不过他们口中的「辉夜」是谁?这不是我熟悉的名字。她难道也是六贤者之一吗?我不记得六贤者中有叫这个名字的人。既然在父亲面前提起了她,那么应该也是父亲认识的人吧。我试图把门推开一个小缝,以便能看到即将到来的这位神秘人物的样子。不过我只是刚把手放在门把上时……

「米利安,你不必再站在门口偷听了。来,我有事要跟你说。」

听到父亲突然对我说话,我努力克制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惊呼。父亲一直都知道我躲在门后?好在从他的语气听来似乎不像是生气了。我努力装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假装自己不是有意在门后偷听。

我拧开了黄铜制的门把手,走进了王座厅。

「找我什么事情,父亲?」

我用轻松的语气说道——至少我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轻松起来。看到我的样子后,父亲苦笑了一下。

「我想你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米利安。那么你想参加搜索队,和零以及菲丝星歌一起去寻找露米娅吗?」

父亲的意思是……我将要和老师一起……离开光耀宫殿外出冒险?这种突然的展开让我一下子没完全理解父亲的意思。

他谈了口气,继续说:

「毕竟事关自己的家人,我原本想亲自和零一起去,但是我不能放下光耀宫殿的很多工作不管不顾。所以米利安,我希望你能替代我前去寻找你的姑姑。」

在听到了父亲的话的时候,我吃惊的说不出话来,紧接着吃惊变成了兴奋感轮罩全身。从小时候起,我就梦想着能经历一场不同寻常的冒险,离开家里去见识一下这个广阔的世界,就像是父亲和露米娅姑姑年轻时那样。但是我一直以为这个梦想不可能实现,我的父亲和母亲不会允许我这么做,而且可能世界上也不会再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但是这个梦想,如今已经触手可及?我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内容,兴奋的全身发抖。

过了好一会,我把脑中胡冲乱撞的思绪整理成了语言。

「我、我当然愿意,父亲!我很自豪能替代你去完成这样的任务!」

我的声音开心到变了调。父亲看到我这个样子,回应以慈祥的笑容。

「如果你妈妈知道我让你去做这种危险的事情,她说不定会杀了我。但是我想现在是时候让你见识一下这个世界了。米利安,在外面的时候不要有任何愚蠢的想法和举动,一切事情都要听零和菲丝星歌的安排。」

「我懂的,父亲。」

「零、菲丝星歌。我儿子就交给你们了,请帮助我照看好他。」

「明白。」零回答。「这对米利安王子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测试剑术的机会。我向您保证不会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零老师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她的注意力被窗外的什么吸引了。我向窗外看去,但是没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

「是辉夜。」我听到菲丝星歌轻声的说,「我们去宫殿门口等她吧,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父亲点了点头,零老师和菲丝星歌就转身离开了王座厅。

我刚要跟两位一起去门口看看,却被父亲拉住了。我转过身,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母亲潘朵拉已经站在了王座的旁边。她瞪着一脸紧张的父亲,一语不发。我刚想向母亲求情,却看见她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不会阻止你外出的,米利安。就算我今天阻止了你,总有一天你还是要离开父母亲的庇佑独自闯荡的。」母亲温柔的声音流淌在王座厅里,让我感到十分安心。她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放到了我的手上。我曾见过她亲手制作这个盒子,我一直以为这是一个精巧的戒指盒。

母亲握住我的手,让我紧紧的抓住了那个盒子。

「带上这个,我的孩子。即使所有的希望都离你而去,它也会带给你最后的希望。我祈祷你和露米娅都能平安回家。」说完后,母亲亲吻了一下我的额头。我感受着母亲深切的爱意,同时也庆幸老师和菲丝星歌正好不在这里,不然我肯定会害羞致死。

「谢谢你,母亲。」我尽量让我的声音平静,装出一副很成熟的样子。虽然我很期待外出冒险,但也实在不想让母亲为我担心。

在结束和母亲的短暂谈话后,我准备回房间收拾行李。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发,但提前最好准备总是没错的。不过在我刚走回到走廊,零老师和菲丝星歌就返回了王座厅。我停下来了脚步,看到了他们带回来了两位少女。我是完全没想到,所谓的「辉夜」会是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姑娘。

辉夜对我父亲说了十分难懂的话,说实话她讲故事的才能实在是勉强,我很难听懂她在说什么事情。

就在我的注意力还没有从两位新客人的身上转移走时,我目瞪口呆的迎来了另一位「不速之客」的冲击性的登场。她骑这一头巨狼冲进了王座厅,自称拉亚奈。

拉亚奈说着让全场人都震惊的台词,把事件的展开快速的推入了下一个阶段。


「你说你知道露米娅在哪里?是怎么回事?你和她见过面?」

那个名叫拉亚奈的银发少女,自称知道露米娅姑姑的信息。理所当然的,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没办法一下子就相信她的话。零老师没有放下手中的剑,锐利的向这位少女发出了质问。

不过她似乎完全没有被零老师的气势所影响,脸上一直挂着一幅轻佻的笑容。

「是的哦!我在东面那座山角下的村庄见过露米娅,我可以带你们去找她哦。不骗你哦!」

拉亚奈的语气完全没有紧张感,给我一种露米娅姑姑并没有遇到危险,只是暂时在远方的村庄中休憩一样的错觉。

辉夜似乎和这个拉亚奈早就认识,自从她一进来就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她指着拉亚奈大声叫到:

「你这个狼女!骗了我之后又来骗其他人吗!零,不能相信她的话!」

「啊呀。人家可没有说谎哦,我想别人肯定能分辨出来是真是假啦。只有你这样的笨兔子才会被会我的谎话骗到。」

拉亚奈嘻嘻的笑起来,仿佛想要故意惹恼辉夜一样。

「你说谁是笨兔子!你这个骗子狼女!」

辉夜挥舞着法杖朝着拉亚奈冲了过去,要不是被夏洛特从身后抱住肯定要跟拉亚奈打起来。拉亚奈完全没被辉夜吓到,对辉夜嘲讽的吐着舌头。王座厅顿时一片混乱。

与此相对的,零、菲丝星歌还有父亲似乎在认真考虑拉亚奈所说的话。零老师收回了自己的剑,向菲丝星歌问道:

「菲丝,你觉得这个小姑娘说的话可信吗?」

「连辉夜都分辨不出她说的是真是假,我就更没办法了。」菲丝星歌耸了耸肩,然后看向了父亲。

「格林殿下,关于露米娅小姐失踪的这件事,您有跟其他人提起过吗?」

父亲摇了摇头。

「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你们,还有潘朵拉。」

「那我认为这个拉亚奈所说的话还是很有可信度的。既然一下子就提到了露米娅小姐的事情,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目前还无法推测她的目的就是了。」

菲丝星歌最后又补充了一句。听完菲丝星歌的话后,老师短暂的思考了一下。

「如果知道露米娅所在的话,就没必要带去太多人手进行搜索了。最好轻装上阵争取时间,人数越少越方便行动。」零老师转过头看了看身后吵吵闹闹的三位女孩子,皱起了眉头。

「只是不知道这里能成为战力的人有多少……」

「零,米利安的魔法才能怎么样?没记错的话,他继承了他父亲使用童话魔法的才能对吧,跟他的父亲比起来怎么样?」

菲丝星歌向老师发问,零把注意力转回到这位妖精身上后,回答说:

「我想没有任何人能在童话魔法上超过格林殿下吧,殿下施放的童话魔法简直如同艺术品一样。但是那孩子可没想一直追逐父亲的脚步。」零微微一笑,「他在剑术上很有天赋,有自己的一套利用童话魔法进行支援的近距离战斗的方式。他在用自己的创造力来弥补技巧上的不足。」

能得到老师的肯定让我觉得很自豪,但我实在不愿意回想起在老师指导下练剑的日子。

「那么,我觉得问题不大。虽然夏洛特和拉亚奈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但是辉夜在战斗上的能力值得期待。我想我们人手足够了。」

确定好方案后,两位贤者重新面向了父亲。

「格林殿下,既然知道露米娅小姐的下落,那么我们立刻就准备出发。事不宜迟。」

「好的。米利安和露米娅就拜托你们了。」

零向父亲庄重的行了个礼,然后走向了吵闹愈演愈烈的辉夜和拉亚奈之间。她们吵架的话题似乎已经从说谎扯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你们两个吵够了没有,都给我安静点!」

零老师强行分开了差点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生气的大喊。两个女孩子瞬间安静了下来,但还是怒气冲冲的瞪着。

「真是的,我一千年来都没见过像你们这么能闹腾的人。」

零叹了口气,菲丝星歌看戏一样的发出了嗤嗤的笑声。

「我们等下就准备去寻找露米娅小姐。夏洛特,虽然你刚到这个世界还没来得及休息,但是现在我们人手不足,你能来帮忙吗?「

「没问题。毕竟这也是为了复原真·地球。」

那位乖巧的少女坚定的说,声音比她的外表要坚强的多。

「那么,等下就麻烦你来带路了,没问题吧,拉亚奈。」

「包在我身上,不骗你哦!」

听到拉亚奈的回应,零老师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过……

「零!我才不要这家伙也一起去!她除了扯谎什么忙都帮不上!」

辉夜突然大喊大叫,忍无可忍的零生气的对辉夜吼了起来:

「辉夜你给我安静!是谁教给你这么不讲礼貌的!」

结果辉夜只能可怜兮兮的安静了下来,拉亚奈露出获胜一样的笑容。

「你们去做一下出发的准备吧。等下米利安王子会和我们一起前去寻找露米娅小姐,等他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

听到零老师这么说后,我才想起来我原本是要去整理行装。被这场混乱吸引了注意力的我,立刻返回了自己的房间开始做出发的准备。

 

当我做好出发准备后,立刻前往通往王座厅的楼梯下面与其他人汇合。零老师、菲丝星歌、辉夜、夏洛特还有拉亚奈,已经等在那里了。老师将我介绍给了那三位女孩子,而那三个人也正式的进行了自我介绍。

辉夜,紫色短发总是吵吵闹闹的女孩子。据说她是由老师和菲丝星歌抚养长大的,但是看上去她既没有继承老师的稳重,也没有菲丝星歌那样的睿智。

夏洛特,蓝色头发文文静静的女孩子。据说是已经灭亡的国家葛洛丽亚的公主,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国家的名字。看来需要我去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拉亚奈,与一匹巨狼同行的银发女孩。据说是住在东面某座山下的村庄里,而露米娅阿姨就是在那座山上遇到麻烦的。她的笑容仿佛是在隐藏着什么东西一样,让我感到十分的不自在。

看来这个短时间内集结起来的搜索队真是什么奇怪的人都有。尤其是拉亚奈。她说话和做事的事情表现出的那种自信心,让我感觉十分的在意。就像她完全知道事情要如何发展、以及确定事情将会这样发展。有点像菲丝星歌那种模糊不清的预知能力,但是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而且,我也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当我和拉亚奈站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中总能感到某种躁动。就好像这个女孩身上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在吸引着我,让我完全静不下心来。有的时候我甚至感觉似乎听到了什么人在用我听不懂的语言说话,但又没办法真正确认我确实听到了什么。

我会不会有点太紧张了?毕竟这是第一次出远门。我试着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收效甚微。

「对了!我差点都忘了!之前露米娅曾把这块魔石交给我哦!呵呵呵。」

就在我们检查好行装,准备离开皇宫的时候,拉亚奈突然这么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她一边说,一边从自己的腰包里拿出了一块魔石。

「难道是露米娅在信里提到的那个石头?」菲丝星歌看向那个石头,单片眼镜后面闪烁着好奇。

「我说!既然有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为什么才拿出来!」辉夜瞪着拉亚奈,没好气的说。

「我只是突然才想起来嘛。不骗你哦!呵呵呵。」拉亚奈笑嘻嘻的把摊开手,让我们所有人都能看清那块魔石。这块红色的石头相比起我之前所见过的其他魔石来说显得毫不起眼。但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向那块石头的时候,我感觉心中奇怪的鼓动和仿佛幻听一样的低语全部消失了。我不知道这是石头的关系还是仅仅是我的错觉。

辉夜用手指戳着那块石头,看上去不是太感兴趣。老师仔细的抚摸着那块石头呈几何状的光滑表面,疑惑的说:

「有点奇怪,从这块魔石上我感受不到任何魔法力量。」

「那是因为它不属于你哦,呵呵呵。」拉亚奈发出了让我感到不安的笑声,在她的不怀好意的笑容后藏着如狼一样的獠牙。她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然后把那块光滑的石头放在了我的手上。

在接触到魔石的刹那间,我感受到一股热气铺面而来,仿佛就像是某种庞然大物对着我发出了不耐烦的叹息。周围很热,但是身体因为恐惧而发冷。之前那种低语声又重新回到了我的脑海中,这次声音更为清晰洪亮,但是我依旧没办法辨别出声音在讲述着什么事情。

接下来,我的意识变的不允许我思考任何事情。我能感觉得到,某种力量从魔石中流向我的身体。最开始出现问题的是感知器官,视觉变得模糊、耳鸣、喉咙像燃烧一样无法发出声音。我的皮肤开始感受到刺痛,仿佛那股力量开始从毛孔渗透进我的体内。

「力…量…」

我听到那朦胧的低语声对我如此诉说。这股力量冲进了我的身体,横冲直撞的将我的意志冲散。在这几秒钟发生的事情,让我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这块石头直接把我推向了某种混沌的力量面前。我想要求救,但是身体却不听使唤。意识逐渐衰弱,被这股力量吞噬……

「米利安!」就在我要失去自我之前,我十分熟悉的老师的声音将我的意识拉回,让那股力量退回到了魔石的里面。我的衣服被汗浸湿,耳鸣渐渐减轻。用了好几秒钟才意识到我现在正坐在皇宫大厅的地板上,四周环绕着不安的沉默。

「拉亚奈,这石头到底是什么东西。」

菲丝星歌沉稳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我很少能见到她如此认真的样子。

「我也没想到这块石头还隐藏着这种力量,不骗你哦!露米娅只是让我带这块石头回来而已,并没有告诉我有关这块石头的事情。我想她现在还是没办法完全信任我吧,呵呵呵。」

面对菲丝星歌的质问,拉亚奈依旧是那一副轻佻的表情。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魔石中的力量与米利安产生了共鸣,只是这股力量十分的不稳定。」菲丝星歌表情严肃。「我想这块石头一定非常非常的古老。」

「我想如果你们想知道这块石头的来历话,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快点找到露米娅哦。」

零老师走到了拉亚奈的面前,一把抢走了她手中的魔石。

「在调查清楚关于这块石头的信息之前,它就由我来保管。」

老师冷静的说道,她是唯一一个没有被这场突发的意外弄到手足无措的人。

「这样最好。说不定我们以后还会用到这个石头的力量。」菲丝星歌调整了一下眼镜。

「米利安,还站的起来吗。我们准备出发了。」

零老师伸出手把我从地板上拉起来。虽然身体机能已经从刚刚的意外中恢复了,但是大脑中的恐惧感还没有完全的驱出。但我稍后才注意到,被这种力量所影响的不单单只有我一个人。

站在另一边的夏洛特,双手紧握着自己的法杖。她脸上的表情混杂着恐惧和愤怒,瑟瑟发抖。而辉夜,似乎也被刚刚的景象所影响,只不过她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不至于过于失控。

「那个力量……和毁了我家乡的力量一样……」

我听到夏洛特小声的说道,声音中充满不安。

……和那个人……和雷比斯……相同的力量。」

我看着陷入不详回忆之中的夏洛特,心情复杂。

零老师一语不发,把那块石头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今天是我第一次离开光耀宫殿进行自己的冒险,这是我从小时候开始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和父亲一样,对未知的世界进行探索,对邪恶的敌人发起挑战。我的梦想终于要在这一天实现了。但是在经历了那块神秘魔石带来的奇特经历后,但我似乎过早的掀开了这个充满着未知的世界的一角。兴奋的热情被恐惧感和其他人的悲伤所浇灭,把情绪化为了让人不愉快的冷静。

我一直所期待的冒险就是这种样子的吗?我在心中暗暗的想着,充满了疑惑。